动手之前,必须先把他捆起来

“让我永远做一个低能的人吧,这是我唯一的长处啊。一旦成为正常人,就失去存在的价值了……”
“让愈久等了。官厅办事有各种各样的规章呀,制度呀……那么,这回请到第五部的第二十六科去吧。”
“人们惊诧不已。请您说一点什么吧!”
“人们说,我的寿命只有四十岁,这是真的吗?”
“人人都很喜欢呢,那只看上去很凶猛的老虎,竟然像猫似的驯顺极了。虽然我还不知道您是用的什么办法,可您能把它们训练到这种程度,那就该称得上是伟大的天才罗!”
“人世间,真复杂!综合杂志上那些很难懂的论文中,常有‘双重构造’这个字眼。这件事也许就是这个意思。你根本不知道,一件东西被扒掉一层皮,会从中露出什么来。就拿你来说吧,能使我确信的也只有这么一点:你可以算个可爱的小宝贝儿。”
“人一增多,就有予以管制的必要。酒啦、幻觉剂啦、西装啦、过多的花费是不妥当的。大概是你注意到了这些事,所以我这个幻影六号才出现了。而且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这就是:一旦出现了替你实现犯罪欲望的幻影怎么办?必须禁止做那类事情。关于这一切,都由我来监督,请你安下心来,勤奋工作。”
“日常生活没问题。然而,一处理工作,就无能为力了。”
“熔岩也弄得很象啊!”
“如此,容我道来。说实话,我原是此地一位诸侯的小姐……”
“如此简单的东西,一定能够轻而易举地复制出来的。然后把这复制品和原物都放到老地方去,看那两个家伙是否会感到满足。这不是一个很有趣的试验吗?”
“如此深夜的来客,一定是来要账的吧!辛苦了。但是我已经分文皆无,而且用不了多久,连生命都将要不存在了。喔!您是哪一位债主?”
“如此说来,我更得小心点。动手之前,必须先把他捆起来。”
“如果把那些钱还给我,一切约定都可以解除,假如这种事不合你的心意。”
“如果不查明事物的真相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回去的话,以后头脑里会老是牵扯着这件事情。也许这样做不太客气,但总得看个仔细呀。”
“如果不让我入会,我就到处声场,说你是一个不可靠的,危险的秘密结社的会员。说不定你会被公司解雇的。”
“如果不问您的话,就没有办法,请随便一些,您就从头说说好吗?有的地方不想说也行,我可以一直等到您高兴说的时候。”
“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尝尝这种药的味道,以便确定它的药效如何,怎么样,试试看吧?”
“如果个个都胆惊受怕的话,那统治者的位子就保不住啦!”
“如果可能,我们应当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哪怕是小一点的。我从不乱花钱,一直在积蓄。现在我有一笔相当可观的款子,够买到一所房子的吧!”
“如果没有点儿什么意外事件,就不会有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和信赖感。在安然无事的太平日字,只能在口头上叫喊信赖,而无切身的感受;只有面对外敌才能团结一心。传说中的四十七武士的团结,也只有在发生了松坂走廊事件才……”
“如果没有这些情况,也许造不出原子弹来的。也就是说,战争就不会那样结束,你们现在的幸福,也不可能以现在的形式存在。这一点是可以断言的。”
“如果那样,可就麻烦了。”
“如果能饶恕我的话,让我干啥都行!”
“如果你说把自己变丑,那阿艾就会变得更丑。如果你让自己的一只手负伤,那阿艾就会两只手都负伤了。
“如果你一口咬定的话,我也没办法,随你的便吧。不过,我的工作是推销各种锁和钥匙。这张照片上拍的分明是我刚卖完新出产的锁和钥匙回来时的情景。如果把这种照片大量分发出去的话,那可太感谢你了。我所推销的锁和钥匙连监狱里都采用了,这将会大大地提高产品的声誉。这可是最有说服力的广告呀。”
么要讨饭?太不可思议了!照理说,他是可以过盗贼生涯的。哦,实在对不起。这可不是指你说的。”
“什会什么拿手戏吗?请在这表演一番。”
“什么!这个私密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知道。是不是G公司经理那个家伙都说啦?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法子,一切都实说吧……”
“什么,你说‘再见’?”
“什么,你这个孬种的武士!”
“什么,是我坑了您吗?您要这么说,我可就不管您啦!”
“什么?‘好心人’?你在说什么呀?你原先没想来到这儿旅行吗?”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