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便衣警察。”

“是啊,这种工作真有意义,干起来也挺有意思。”
“是啊,只好顺应这简单的社会常规,不能硬跟它作对。这是人生的智慧嘛!”
“是啊,直到现在我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真是一个好心人哪!”少女口气中也流露出:真象做梦似的——这样一种心情。
“是啊,最好还是忘掉那些,埋头工作吧。”
“是啊。”
“是啊。不过,在旅行回来只好,倒受了点惊吓。那天夜里,我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声响弄醒了,睁开眼睛一桥,啊呀!有个小偷近来了。当时,叫又危险,打电话又挨不着,我真急死了。近来的社会真是比原始森林还要令人可怕。”
“是啊。不过我们应当尽早学会并懂得他们的语言,及时向他们表示我们的感谢。”
“是啊。如果大家感到有趣的话,那真是没有比这再叫人高兴的了!”
“是啊。喂—-,都来吃饭吧!”
“是啊。我喜欢她。不仅喜欢,除了她我对任何女性都丝毫也不感兴趣。当然我想和她结婚,她也愿意和我结婚。”
“是啊……”
“是啊是啊,我随便插嘴,实在对不起!那么,从那以后您的生活……”
“是保险费来了吗?”
“是便衣警察。”
“是不可信。然而,又不能不信!我失礼了。不过,圣诞老人为什么要到这儿来……”
“是不留任何痕迹地彻底消灭干净吗?哈,这种植物太妙了。当然,这得归功于你的渊博知识和高超的技术。真是了不起的发明呀。”
“是不是想不干呢?”
“是不是有人想怄她的气,以便把那个酒巴间拿到手?”
“是的!”
“是的,不认识你。”
“是的,当然了。”
“是的,竭尽全力厮拼了一场,但没有抓住他,错过了时机。”
“是的,就是那种圈套。不论怎么了不起的恶魔,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只能是支配一个人的神经,使她从别的地方移到这里来。”
“是的,可我现在想同他拍板成交了。”
“是的,连您的姓名和工作单位都清楚。”
“是的,明白了。听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与我们公司有交易关系的一家公司也有过类似事件。赶走强盗的那个职员受到特别奖励,还提升了。那是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呢?还是你们S·P·R公司的工作成果?”
“是的,你内心深处的欲望太强烈了,因为一个人处理不了这么多事务,所以,我是为了帮忙而出现的。”
“是的,你说得对!”
“是的,请您大力去繁殖它吧。”
“是的,什么都行。你说吧,无论你的愿望有多少,我都能满足你。”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