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医生在门口停下来说,“你

很好的深洞里,而我方的一些人也和他们一起被炸上了天,这是可以肯定的。”
“我怀疑她会同意你把它花在我身上。”梅注视着他的眼睛,“她知道有我这么个人吗,威利?”
“我回答。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会船头顶风。只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呵。”
“我会的,”威利大声说道,他们正在横过百老汇大街,正从堵塞得寸步难行的鸣着喇叭的出租车和公共汽车之间穿过,“今天晚上就写。”
“我会的,如果您坚持的话,基思先生,可是我真的累极了。”
“我会的,长官。我真的认为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应该担忧的理由。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也许是舰船局有什么修正意见或是——”
“我会关照这件事的,夫人。”
“我会活下去的,”医生大笑道。他抓住威利的手臂,但并非靠在手臂上,只是在往门口走时挽着它而已。“好啦,跟弗纳尔德楼的囚徒再见了。我会尽量委婉地把你的情况讲给你母亲听的。”
“我会尽快到你的舰上去的,威利。也许就在今天晚些时候。”凯格斯从保险柜里取出译码机,明显地急着要开始工作了。威利只好同他告别。
“我会进去见到舰队司令的,他们会把医生叫来,而我自己是讲不清这件事的。不管怎么说,我不是作家呀,你认为日志就足够了。对门外汉来讲,要写出个像样的东西有多困难。你了解所发生的一切,但是当其他人通过看日志去了解情况时——我必须让你跟我一块儿去,汤姆。”
“我会向准将这么讲的。”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睡觉吧。”
“我记不清了。”
“我记得那份证词,长官。你能讲一讲吗,大夫,要到什么程度妄想狂型的人格才会使人丧失能力呢?”
“我简直目瞪口呆。”
“我将尽力设法绝不让他站在证人席上。你做的事就是你做的。实际上,你出于错误的,但却是高尚的判断做了这件事比你把一个敏锐的小说家关于精神病的观点当作直接依据更好。他现在正在寻求掩护,这事——哎,他曾在‘新泽西号’上提醒过你,对吧?他具有一个敏锐小说家的洞察力。在背后大声叱责‘老耶洛斯坦’——顺便说说,这名字取得妙——是一回事,但是他非常非常清楚,到摊牌的时候会出现什么后果。”
“我将听其自然,”威利说,“海军在我身上花了不少时间,下了很多工夫。如果我的情况足够好的话,我也许应该到海外去。”
“我叫基思,长官。”
“我叫基思。”
“我叫凯格斯。”那个马脸水兵说,同时把一只手臂朝他伸了过来。威利和他握了握手。握手时,他的手被那只湿乎乎的大手完全包住了。
“我叫他们打开了3号锅炉的安全阀,长官——”
“我觉得,”威利用舞台上故意使用的别人能听得见的耳语说,“他不会喜欢这个的,太高级了。”
“我觉得你不喜欢‘凯恩号’。”
“我觉得我自己能处理,长官。我想向您请示有关休假的事情。”
“我接受了吗?在什么时候?”
“我接替他是因为遭遇台风时他确实犯病了。”
“我结婚了。我回想是在你们下一班同学毕业时结的婚。你们是42年12月那批,对吧?这些我都记不太清了。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遇上了这个大姑娘,一头金发,当时是哥伦比亚大学英语系的秘书。三个礼拜就结婚了。”艾克雷斯咧嘴笑了,叹了口气,声音很响地喝完了杯里的咖啡,接着又倒了些。“好了,你知道,我们这些训练教官受到的待遇相当不错。我们要求的东西都能得到。过去我一直打算教完书后就要求去潜艇服役。我已经看完了所有潜艇的讲义——好了。那都是我结婚以前的事。基思,我研究过舰队名册里所有的舰只,并要求去驱逐舰补给船。真聪明啊,邮件定期地送到这儿,而且我就为邮件而活着,基思。我有个两个月大的孩子,至今还没见过。是个丫头——我是这条破船上的通讯官。我早该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解释不清楚那些心理学上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那可是你的专长。”
“我今天下午就找他谈。下午3点到弹药舱来见我。”
“我禁不住要说,”基思医生在门口停下来说,“你对海军这么忠心使我感到很意外。”
“我就呆在这儿。”他吻她。
“我就料到会是这样。”
“我就是那么想的,长官。”水兵极认真地说。
“我就是那些认为自己非打这场仗不可的大呆鸟之一。”
“我就是要法庭审判他。”舰长从牙刷的四周咕哝道。
“我绝不让这种错误重犯。”
“我绝对承认,对你来说,要理解你在这件事情上的职责并向我报告实情是需要有点脑子的。但这确定无疑是你的职责。当然啦,今后,你如果想让我把你当作不具备那种我所尊重的职业背景来对待你的话,那也是很容易办到的。”
“我绝对肯定记得。”这位前舰长喘着粗气怒视着格林沃尔德,“我不知道他们在法庭上就那件小事说了多少谎言,但是我也将很高兴把这件事的记录改正过来。正是我们现在谈论的同一位基思先生又是喊又是叫地在舰桥上到处乱跑,进行了一场存心引人注意的表演要我向海岸炮台开火,而当时‘斯坦菲尔德号’正好挡住了我的射击线路,开炮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就驶回到巡逻战位,因为那才是我们指定的任务,进行巡逻,而不是以炮火封锁海岸炮台,而那架飞机已沉入海底没留下任何痕迹,至于‘斯坦菲尔德号’它完全能很好地保护自己。”
“我看,咱们还有再喝一杯咖啡的时间。”基弗说。
“我看不是的,长官。”
“我看出这种病情已发生很长一段时间了。”小说家站了起来,把啤酒罐扔向一边,又在另一个啤酒罐上扎孔。泡沫裹住了他的双手。“瞧,史蒂夫,大约在奎格上舰后一周,我就看出他是精神变态者。对衬衣下摆着迷、那些小滚球、不能看着你的眼睛、用过时的用语和口号谈话、对冰淇淋的癖好、离群索居——嘿,这位老兄是对弗洛伊德学说感兴趣的人。他用暗示性词语训斥人。不过那没关系。我的一些最好的朋友就是精神变态者。有人可能提出理由证明我也是精神变态者。问题在于奎格是一个极端的病例,处于怪癖和真正精神病之间的过渡区域的边沿。而且因为他是懦夫,所以我认为进入作战区之后就开始赶着他越过红线。我不知道是否会突然精神不正常,或者——”
“我看过那本有趣的文件,是的,长官,我看过。它是我见过的由谎言、被歪曲的事实以及半真半假的话组成的最庞杂的大杂烩,而我极为高兴你问我这个问题,因为我要把我这方面要讲的话全写入这部记录中去。”
“我看见快艇了,”马里克边说边向舷栏走去并用两只胳膊打着旗语。“我们回‘凯恩号’去。”
“我看见了。”舰长说。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