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说91号码头那儿有一

看了他
“长官,对不起,我看它是沉到淤泥里去了。就算我们找着它了,我看我们也没办法把它弄上来。这根绳子禁不住,而且我认为那锚抓只会把木箱抓碎。对不起,长官,我就是这样想的。”
“长官,反正那个木板箱离岸很近。我相信港务警察会打捞它,把它捞上来的,如果您——”
“长官,过几分钟我得去甲板值班——”
“长官,过一个礼拜大家都会忘掉这件事的——包括你自己——”
“长官,舰队司令对废弃在津坚岛上的‘贾尔斯号’有何感想?再损失一艘主力舰艇对太平洋扫雷司令部不会增加任何光彩。‘凯恩号’的状况不宜留下。稳妥的办法就是让我们驶离这一台风区域。我得为全舰的官兵着想。”
“长官,舰长不许我塞。”额尔班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赶上我们。”
“长官,我们真的没事了吗?”
“长官,我们中队的‘迪奇号’在阿留申群岛遇上了风暴,结果被自己脱落下来的深水炸弹炸沉了。把船艉炸掉了。斯基珀上了最高法庭——”
“长官,我能在一小时之内将它收回——”
“长官,我请您原谅,您没说让我负责卸——”
“长官,我认为凡是我为了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而干的事情都是应该受到欢迎的。”
“长官,我是从基弗先生那里得到现行命令的。军舰有危险时我就给它们装上保险——”
“长官,我是信号兵,我在记操舵手日志。虽然我们左右摇晃得非常厉害,但是记的日志很好。我当时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现在也不明白。”
“长官,我相信报告上说的是我在5点过10分宣布散会的。”
“长官,我想也许我们应该压舱,”副舰长说,“我们的重量太轻,长官。燃油只剩百分之三十五了,我们转向不灵的一个原因就是吃水太浅——”
“长官,我——要是那样,惠特克一定是睡得特别死的人,可我认为他不是——”
“长官,我也许是胖了点,但是我可以连续打六个小时网球,我还爬山呢。”
“长官,我已经跟你给我的名单上的八个人谈过话了。这是个烫手的山芋呀,他们都害怕这个案子。另外两个人受派遣出海了——”
“长官,我以为——”
“长官,我以为您说——”
“长官,我正在译那份电报时我的朋友来了。我已译完了四分之三。我再用两分钟就能译完,长官——您如果想看我此刻就译——”
“长官,我只是想说91号码头那儿有一股狂暴的潮流,时速为5节或更多一些。现在是水流平缓期,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靠岸。如果我们延误一个小时,靠岸可就麻烦大了——”
“长官,我知道没有把斯蒂尔威尔的事打电话向您请示是我错了,”这位副舰长窘急地低头搓着汗湿的手掌说。“我并不反对您,舰长。我已经犯了一次严重的错误。将来我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舰长。”
“长官,我住的是一个小镇,”斯蒂尔威尔赶紧插嘴说,“我不记得有什么红十字会的办事处——”
“长官,一个身为值班员领班的部门首长的时间是有限的。假如您期望我在尽我的主要职责方面有高效率的表现——”
“长官,用水量是增加了百分之十。那天是攻击日嘛。我真的觉得那不能叫浪费——”
“长官,在转1000码的圈时难道‘斯坦菲尔德号’不会移出你们的射击线路使你们能清清楚楚地向海岸炮台开火吗?”
“长官,咱们没有作隔板的薄材料呀,没有胶合板,没有任何——”
“长官,这次我懂了。”
“长官,这都是我的错。”副水手长开口说话了。接着,他开始了一番自我辩白,威利听得一头雾水,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原话大致是这样的:“那左舷的畜生在我们快放切割链以免再次走那个鼻子尖时缠在右舷那个坟堆儿上了。我不得不摘掉那个钩子,弯了两条蛇鲨换上,这才在匆忙中把扫雷器放了下去。”
“长官,这风——”
“长官,这些人不是处于劣势的人,他们应该受到重击。”
“长官,整个机身都在下面!整个地方全着火了。巴奇叫我们快出来。他正努力关闭主燃油阀——我不知道他还出得来不——我出来之前已经打开了泡沫灭火系统——”
“长官,正如我刚才讲的,我不是精神病医生。”现在基弗的脸色十分苍白。
“长官,正如我在报告中所说,那个副水手长对于如何将其收回似乎并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