者文山国土局,我哪知道啊!

石亚南不高兴了,“哎,哎,古主任,摆正位置啊,文山的事你少插嘴!”
石亚南不好明说,“正刚,估计省委马上要处理干部了,你也知道你那位老领导于华北靠不住。所以,我的意思,你向赵安邦汇报时一定要注意态度,可别脱口而出来个老赵!争取给赵安邦留个好印象,让他在常委会上为你说说话!”
石亚南不好再说什么了,“好,好,赵省长,那等老古来电话再说吧!”
石亚南不好再说什么了,“那你注意保护好吴亚洲!”说罢,挂上了电话。
石亚南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收下,“赵省长,那我就代表孩子俩谢你了!”
石亚南不禁一阵黯然:这个章桂春也真够倒霉的,为了和文山抢项目,蛮干硬上,年初四就让底下农民闹起来了,破坏了传统节日的喜庆祥和气氛,也破坏了全省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估计省委、省政府领导不会轻饶了他,裴一弘已经在那里盯着了,只怕生病住院的赵安邦省长也要骂娘的,唉,可怜的章书记啊!
石亚南不同意,“这怎么行啊?政府从哪里开支?这就是我的个人行为!”

石亚南点点头,“情况挺严重的,古龙县委班子九个人,已进去了六个!”
石亚南点了点头,“裴书记,我在会上也不是故意顶撞您,真是着急啊!”
石亚南对此显然也不满意,“正刚,别说了,这不是咱们烦得了的事,让赵安邦、于华北他们领导去对付吧!章桂春逃得了这一次,能逃得了下一次吗?这个官场混子再有手段,也会有被揪住尾巴的那一天!”摆了摆手,“好了,不说他了,说点正事。我马上要走了,有些事得和你交待一下,也只能和你交待了!”
石亚南发起了感慨,“赵省长,你说起道德良心,让我想起了刚抓的一个典型,就是工业新区的事,搞拆迁征地时,拆迁办的同志偶然发现的:新区五福村有一户普通农民,两口子省吃俭用帮文山城里一个濒临绝境的贫困家庭培养了一个大学生!从初中时就开始了,每年资助五六千元,如今已八年了,而他们自己并不富裕!拆迁时,我到他家看过,除了几间老屋,几乎没啥值钱的东西!”
石亚南反省道:“赵省长,这实际上是一种政府的信誉危机!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危机呢?责任还在我们身上!”又对桌上的方正刚和文山干部说,“我们的政策也好,规定也好,如果不能落到实处,还不都是空话?!就说强迫入股的事吧,除了大王庄,别的村还有没有?要借赵省长这次带来的东风,好好检查一下!”
石亚南放开搂着的孩子,静了静心,问:“谁打来的?是银山那边吧?”
石亚南讽刺说:“老古,你太恭维我了吧?你的组织是我吗?是赵省长!你对赵省长忠心耿耿这很好,不过也没必要骗我嘛,我不会和你竞争发改委主任!”
石亚南刚挨了批,本来不想再说什么,可迟疑了片刻,还是忍不住说了,“裴书记,赵省长,中央的方针大计我们当然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可……可……”
石亚南告辞走后,赵安邦洗了个澡,准备上床看会儿电视新闻早点休息。明天事不少,一大早就要赶到宁川出席国际经贸洽谈会的开幕式,下午还得赶回来和调到西南某省任代省长的老部下王汝成谈两省区域合作。王汝成希望汉江能给他这从汉江出去的新省长一个见面礼。他和汉江省也希望新官上任的王汝成能在能源上支持江汉省一下。汉江能源缺口越来越大了,让他和王副省长颇为忧虑。
石亚南根本不信,“古大为,你少给妈胡说八道啊,你爸还没这个胆子!”
石亚南根本不愿听,没等他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让他好一阵怅然。
石亚南更来劲了,“双赢就是双起飞,文山经济要起飞,金融企业的效益也要起飞!今天这个会既是座谈会,也是表彰会,本来正刚市长的意思,表彰会长假过后再开,隆重地开。我和正刚市长临时商量了一下,不搞这个形式了,今天赵省长来文山视察,我们就请赵省长给大家发奖吧,我想,这应该更为隆重!”
石亚南怪嗔说:“行了,赵省长,我这是汇报工作,不和你开玩笑!”又说起了正题,“你首长别坑我们好吗?文山矿务局的煤怎么突然由省里调配了?这算什么事?不还是过去的计划命令经济吗?连过去签过的预购合同都不算数了?”
石亚南含泪苦笑,“老古,不就是顶破乌纱帽吗?扔了不要又怎么样?你至于嘛!”本来想把底交给古根生,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算了,不说了!”
石亚南好言好语说:“桂春同志,不要这么气急败坏嘛!我知道你现在受了伤,又在现场,心情不好!不过,你真得注意身体!我怎么听说你左臂骨折了?”
石亚南和方正刚虽说受了文山新区管委会的欺骗,可客观上也欺骗了他。亚钢联这七百万吨钢问题果然不少,古根生发现了其中一些问题,却没引起石亚南和方正刚应有的警惕和重视,他们非但没支持古根生查下去,反阻止了调查,还把古根生拉下了水。在他们指使古根生作出的汇报材料上,一切正常,所有问题只字不提。而省委有关部门后来的联合调查证明,新区管委会和吴亚洲从没向市里、省里说过什么实话,新区十几家合资公司的注册资金水分很大。应该到位的三亿五千多万美元只到了一千万左右,仅此一项就出现了近三十亿人民币的虚假投资,更别说还积欠了全国一百多家建设单位的十几亿带资款……
石亚南和气地说:“我们当然得认啊,这笔钱毕竟是田市长批走的,不是政府因素是啥?咱们不认下来,这ESOP也没法搞嘛,员工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石亚南很得意,“只要能达到教育的目的就成嘛,老古,学着点吧!”
石亚南很会说话,中午带着大家在新区管委会吃饺子时,挺恳切地说:“大家都不要觉得委屈,我看赵省长的批评没错,李顺之的事虽说是误会,可强迫入股的事还是有的嘛!如果没这种情况,李顺之也不会相信儿子媳妇的谎话了!”
石亚南很欣慰,“好,好,正刚,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只要你和同志们真的竭尽了全力,就算将来搞亏了,我也不怪你!”说罢,又拿出了份打好的文件,“这封道歉信你看看,是以一个市委书记的名义写给全市八百多万人民的!”
石亚南很意外,也有些恼火,“回上海?他真以为我们是请他过来旅游度假的?哎,不是说好让浑小子体验一下生活,跟小婉、小鹏去卖几天报纸的吗?这阵子我实在太忙,没顾得上管他,老古啊,你这当爹的和他认真谈了没有?”
石亚南忽然明白了:古大为的情绪不是没来由的,肯定是被古根生好好修理了一下,这坏小子就报复他爹了!便威胁说:“古大为,我告诉你:我这边的电话可是有录音的,如果这个电话录音放给古主任听一听,我估计你会更惨!”
石亚南挥了挥手,“哎,哎,达飞,你不要这么激动嘛,坐,坐下来说!”
石亚南火了,“古根生,我可警告你:不要在赵省长面前制造紧张气氛!”
石亚南火了,“好,古副主任,我不和你说了,我让赵省长来否了银山!”
石亚南火了,“吴亚洲不能这么躲嘛,得给点钱让人家把设备运走啊!”
石亚南讥讽道:“好,那好啊,桂春同志真过来,我和正刚给他当副手!”
石亚南及时想起了古根生的假情报,再次将老公推开,气道:“饺子也不是给你吃的,古副主任,就你这种只忠于赵省长的恶劣表现,只配在这儿喝风!”
石亚南急了,“老古,我可不和你开玩笑啊,快说,赵省长在什么位置?”
石亚南急了,“喂,喂,章书记,你听我再说两句:独岛乡的硅钢项目,放弃不放弃是你们银山的事,与我和文山无关,不过,吴亚洲可是我们请到文山来的,在文山投资一百多个亿哩,吴亚洲先生的人身安全你们必须给我保证!”
石亚南坚持道:“赵省长,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我和市委还是希望……”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